疫情防控形势下橡胶行业发展的综合分析

来源: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2-11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还处于蔓延的情况下,我国经济发展面临什么样的问题,疫情将延续多久?疫情后的业务机会在哪里?企业如何化危为机?

橡胶企业如何在保证防控疫情的前提下,对生产恢复提前做出安排和部署,从而为日后的工作重点从疫情管控转向恢复生产做好准备?

那么首先要清楚,疫情对中国经济产生了何种冲击。

一、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

首先,线下服务业首当其冲受到较大影响,尤其是电影院线、旅游业、住宿餐饮、线下教育等。代表性分析认为,当前服务业占比远高于17年前的SARS时期,本次新型肺炎的经济影响可能明显超过SARS的影响。但是,服务业遭受的主要是需求冲击,这种需求很大程度上具有推后、延迟效应,甚至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出于这一点,也有代表性观点对疫情影响持较为乐观的态度。

其次,本次疫情的爆发时点特殊,对工业生产活动产生了显著冲击。工业生产活动同时受到了供给、需求两个方面的冲击,在用工、订单、库存、生产、运输等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处境更为窘迫。疫情冲击下,工业生产活动的供需矛盾表现十分突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奇渊认为,疫情对线下服务业的冲击较为有限,具体将表现为先强后弱,相比服务业,工业受疫情的影响更甚,处境更窘迫。

综合来看,目前企业恢复工业生产活动普遍面临以下短期困难:

其一,由于复工时间限制、员工实际返工情况、复产中的防护标准和物质条件等问题,工业生产活动可能被动推迟。

由于目前疫情还在扩散、防控过程之中,员工实际返工意愿不强。即使外地员工返回岗位,如何对外地员工进行隔离安排?能否为复产员工提供充足的口罩等防护物资?企业在复产初期要遵循哪些防控标准和事件处置流程?这些都是复工企业要面临的现实问题。尤其是大型用工型企业,上述问题更为突出。

其二,当前交通运输、物流渠道面临阻滞。

为了控制疫情,高速公路进行了通道管控和体温检测,但有一些地方完全封闭,阻断道路、进出口,加之运输公司延长放假时间,物流运力受到了影响。

其三,年后制造业订单交付将出现延迟,生产企业面临损失。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PMI新订单、新出口订单指数双双走高。由于PMI的调查时间限制,因此1月PMI数据基本反映了疫情升级前的情况。2020年1月,PMI新订单指数达到51.4,创20个月以来的新高。同时,新出口订单在1月虽回落至48.7,但也明显高于2019年初同期值、以及2019年的全年水平。同时,从2019年12月、2020年1月累计来看,新出口订单表现也较为强劲。而恰恰是这些在手订单,由于前述因素,生产恢复过程迟滞、交货时间目前尚难以确定,较多订单将面临延误。作为后果,生产企业将面临扣款,或者被迫采取加急、空运等方式来尽快交付订单,但这同样会产生更高的交货成本。尤其是出口行业的订单交付延误,可能面临更大的损失。

目前的全球环境,对印度等国比较有利,对我国不利。根据2月3日的数据,印度1月制造业PMI 55.30。中国1月有春节因素,2月很有可能受疫情影响。服务业同样如此,1月6日公布的数据,印度2019年12月份服务业PMI从11月份的52.7升至53.3,是近5个月的高点。

注:PMI指数的英文全称为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中文意思是采购经理指数,是通过对采购经理的月度调查汇总出来的指数,能够反映经济的变化趋势。PMI是一套月度发布的、综合性的经济监测指标体系,分为制造业PMI、服务业PMI。PMI指数50%为荣枯分水线。

出口制造业新订单暂时流失,可能使疫情影响持续到二季度。

从2005年1月以来的数据看,每年春节后的3、4月,是年内出口订单下单高峰期,两者甚至明显高于第3高峰的9月份圣诞节订单。3、4月中,又以3月订单指数的均值最高。可见,3、4月份的出口订单表现,将决定后续几个月的出口表现。

PMI新出口订单 注:数据来源为国家统计局,基于2005年1月至2020年1月31日数据。

目前,外国采购商对于中国疫情高度关注。而由于前述原因,年初订单交付时间目前尚无法确认,甚至将有一定比例发生延误。如果3月份工业产能恢复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则可能对当月新订单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进而影响到后续二季度的生产活动。

关于新型肺炎疫情到底会带来多大经济损害,经济学者许小年表示,他不赞成“疫情会给中国经济带来毁灭性打击”的说法,疫情最多影响中国经济两三个季度,此次疫情作为短期的外部冲击不会改变整个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趋势。当然,疫情会使得中长期结构性改革的推进比以前更加紧迫,对企业转型的要求也更加紧迫了。

二、疫情给橡胶企业造成的影响

首先,工业企业固定支出不变、生产困难增加,资金链承压雪上加霜。

其一,推迟复工、外地员工被隔离期间,企业仍然面临固定费用支出,如租金、贷款利息等。其二,延期复工期间企业是否要支付工资?各地标准不一,其中部分地区企业仍要支付工资。其三,对于新型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因被采取隔离治疗、隔离观察等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也应当“视同提供正常劳动并支付职工正常工作时间工资”。

然而,私营工业企业的资金链条普遍处于紧绷状态。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2019年11月,私营工业企业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达到5。025万亿元,同比增长32。3%,这也是2007年以来的最高同比增速。同期,私营工业企业的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达到44。6天,较2019年的峰值有所缓解,但仍处于历史高位。

可见,私营工业企业资金链原本就处于紧张状态,再加上固定支出不变,疫情带来的额外人工开支、复工推迟、订单交付延误,以及疫情防控期复产的防护成本提高,这些困难将对原本处于困境的企业产生较大影响。如果这些企业的资金链发生断裂,可能会带来企业破产、失业增加,从而可能影响到后续经济走势。

其次,车市整体增速1%有压力,橡胶企业面临下游汽车市场需求收缩问题。

湖北省2019年汽车生产量占全国的8。8%,位列全国第四。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达1482家。其中,疫情发源地武汉市是中国四大乘用车基地之一,汇集了美、日、法、英、国产五大车系,囊括的车系被认为最齐全。

我国第二大汽车集团东风汽车就坐落在武汉,其拥有多家中外合资车企。响应湖北省的要求,神龙汽车表示正式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4日。本田(中国)相关负责人表示,东风本田复工时间暂定为2月14日,其在武汉拥有3座工厂。此外,东风雷诺、东风乘用车、东风商用车等也都相应推迟了复工时间。

除湖北省之外,2019年汽车生产量位列前三的广东省、吉林省和上海市都规定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10日。据外媒报道,丰田汽车表示在中国的整车生产将从原定的2月初推迟到2月10日后开工,并将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决定是否恢复工厂生产。

目前,多家跨国车企和零部件企业都安排撤离外籍在华员工,并延迟或取消员工前往中国的出差计划。而韩国、日本、印度等国家的部分汽车企业正制定暂时停产、寻找替代供应商等决策,以应对中国疫情对供应链带来的影响。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肺炎疫情的冲击对2019年本就下滑的车市来说可谓雪上加霜,此前做出的2020年车市总体增长1%的判断有一定压力。

车市持续低迷,对主要面向国内市场的橡胶企业来说有一定影响。

第三,轮胎企业海外工厂经营受到一定影响。

根据《中国橡胶》统计,目前有14家轮胎企业在海外布局产能,分别是中策橡胶、玲珑轮胎、赛轮轮胎、森麒麟轮胎、双钱集团、浦林成山、通用股份、三角轮胎、贵州轮胎、双星轮胎、朝阳浪马、青岛福临轮胎、肇庆骏鸿、龙道博特。海外工厂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国家、欧美地区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如塞尔维亚、巴基斯坦及非洲阿尔及利亚等。

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

为防止病毒蔓延,多数国家和地区采取边境封锁措施,主要手段有撤侨、缩减航班、加强中国游客入境审查、限制签证和限制旅行等。据中国外交部信息,截至1月31日,已有62个国家针对中国公民采取入境管制措施。其中,6个国家对中国公民采取了签证收紧措施,4个国家采取入境限制措施,5个国家对护照签发地为“湖北”及有“湖北”旅行经历的人员进行重点入境管控,47个国家则对入境的中国公民采取体温检测和健康状况申报等措施。

其中包括越南暂停向中国公民颁发签证;泰国加强检疫力度;印度尼西亚加强对从中国出发以及经泰国、新加坡等国转机入境人员的检疫等。

早期海外建厂的轮胎企业,本地工人随着运营体系相对成熟而比例不断提升,影响层面相对停留在加强防控方面。春节期间按照当地假期安排一般不停工停产,部分国内人员归国探亲,如中策橡胶泰国工厂,设立了春节返泰人员服务点,核实归国探亲员工国内行径信息,安排返泰员工专用车辆,同时停止外来企业、人员到访,与国内同步开展严格的疫情防控工作。

2019年下半年,在出口形势严峻、海外工厂收获红利、国内环保日趋严格等多重因素下,轮胎企业掀起新一轮海外建厂潮。如2019年9月,森麒麟宣布扩建泰国工厂;11月,贵州轮胎越南公司拟开工;11月,赛轮集团和固铂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ACTR轮胎公司投产,以及双星、浪马在巴基斯坦选址建厂等。

那么在当前疫情下,这些刚投产或正在建的海外工厂,一方面需要与国内有比较密切的工作联系和人员往来,另一方面需要投入相应的橡胶机械设备。如2019年12月30日,赛象科技与贵州轮胎及其孙公司前进轮胎越南公司签署2.13亿元设备采购合同,根据产品型号不同,应于2020年二至四季度陆续发货。鉴于目前疫情导致的国内外形势,是否会给双方带来一定困难,还需要企业保持沟通、及时处理。

三、橡胶企业如何自救

首先,坚定信心,自我防护,有责任感,有大局观。

面对疫情,信心是一剂长效的疫苗。企业家与员工首先应该稳定情绪,不信谣、不传谣,坚信疫情防控战一定能取得胜利。

强化自我保护,力保企业家及员工不染病,不给企业及社会增添更多负担。在企业家个人及企业力所能及范围之内,为抗疫贡献绵薄之力。

其次,审时度势,顺势而为。

认真审视疫情对企业现实业务的影响程度,预估疫情持续时限将给公司带来的困难程度,龙其对公司收入及现金流的影响要做出预判及预案。

力争安全、尽快复工复产,保住已有订单,争取如期完成订单,保障现实收入。

梳理企业的成本费用,把资源优先投入到经营活动上,关键价值活动上;减少一切不必要的成本投入,最大限度压缩成本和费用,尽量保障现金流安全。

第三,针对短期内无法恢复生产带来的履约风险和客户关系风险制定解决方案。

企业要关注三点:1)应积极协同下游客户,了解客户端与市场的变化情况,确认复工情况、订单交付、需求变化等方面的影响;2)对于民商事合同的履行可能要多加考虑,也并非所有疫情期间的不履行均不承担法律后果;3)企业应全面梳理和评估履行情况可能受影响的合同,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评估是否需要签署新合同,同时保留相关证据,为可能的民事诉讼做好准备。

第四,人才是核心竞争力,培养一支服从指挥、能打胜仗的队伍。

这次危机我们既能看到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还有大量一线医护人员,他们把职业做成了信仰,尊重自己的专业,精于此道,勇践此道;我们也看到了责任麻木、推诿塞责。橡胶企业要建设、激励更多具有专业精神的员工,培养一批在困难时期能保持乐观、积极创造价值,在危机关头有担当、有突破能力的人作为公司事业的中坚力量。

第五,学会与疫情下的不确定性共处。

新型肺炎自发现、扩散以来,引起人们的恐慌,人们一直期待着有一个明确的专业判断,有一个时间节点,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但事实上,疫情持续的时间和政策的对冲力度,带来的都是不确定性。

因此,企业需要开始要求自己接受疫情下的不确定性变为经营背景,我们已经不在一个原有的熟悉的经营环境下展开经营活动,要用新的方式和认知去理解当下的情况,要强调人的作用,重视人的主观努力,强调企业自身的能力,而非环境的约束。

最后,危机倒逼管理,倒逼精进和创新,危机也锻炼了组织,危机也健全了企业家的心智,稳健经营、核心竞争力和组织能力是度过一波又一波危机的基石,希望未来出现更多的领军企业承担起提升整个产业竞争力和产业盈利能力的责任。

棋牌游戏送彩金38 哪些彩票网站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澳客彩票 送彩金的网址怎么找 可以提现送彩金的捕鱼游戏 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不看id 新UB机器人 征途APP机器人 北京赛车Pk10全自动下注q群微信群机器人